湛藍蒔

大家好這裡是湛湛!
主要放放照片/二創/創作/生活雜記
COS照主要放weebly! 這裡就隨意發個幾張這樣><

plurk : hoshinokaoli
FB : 湛藍蒔

近期→ 團兵團
降赤
看的作品很雜/無雷
歡迎交流~~

請大家多多指教YO

© 湛藍蒔 | Powered by LOFTER

[巨人][讓中心]Drunken Dream

最喜歡醬了QQ

十七ten_seven:

馬讓、艾讓、明讓元素有注意

※用John,而不是Jean,醬生日快樂!

----


窗簾底擺下透著半圓形的光束,一陣悶而潮濕的風吹入,破壞了原本的形狀。

 

「John,你分心了。」壓在身上的重量連帶體溫一併消失,將卡在對方雙腿間的膝蓋挪開,男人將露出的信紙小角塞回口袋,「整理整理吧、等等還要幫你慶生。」

 

男人身上透有乾淨、帶著點苦味的肥皂氣味。

 

「我先下去。」清了清嗓子將字句吐出,他改坐在床沿將手搭在對方的衣領。不同於往常習慣性地翻弄衣領然後挑起再拉開,他只是用修長的手指將解了一半的扣子重新扣好。食指腹和中指的第二指節處因為長年握筆的緣故長有粗糖般的白色手繭,不過細看後不難發現虎口處被磨平的皮膚亦代表著握刀橫越戰場的歲月斑駁。

 

「Armin…」John的開口顯得無力,雖然有試圖嘗試,但視線仍離不開方才從窗外飄進的棉絮,看著Armin的肩膀、更精確點是肩上的東西,他發現自己想不起Armin是什麼時候將明亮黃的短髮留至現在的長及肩,並將中間的一束嚴謹紮起。

 

「這株蒲公英種子真大,簡直讓人錯以為是木棉花開始結果了。」背對著John走到門邊,Armin將右手往後伸到左肩一抓,做了個收緊的動作。「我說今年熱得真快,對吧、John?」

 

Armin把手攤開吹了口氣,然後將門帶上。「在樓下等你。」

 

×

 

「John這是木棉不是蒲公英啦、差很多的。」桶裡的水濺出幾滴,兩個大男孩並肩走在森林滿臉都是汗,「呀、好熱!我們快回去吧,不然要被罵了。」

「唉唷、都一樣啦。快幫我把這討人厭的東西從我的臉上弄…哈啾、」左右手各提著裝滿水的桶,John鼻子一張一合用力扭動想把上面的小白毛弄掉。

「等等喔…呼、」一口熱氣吹在鼻間上,John沒料到旁邊的人就這麼衝向自己擋在前方。

「你幹嘛?」忙煞住車,不然真要一頭撞上…

「吹掉了、咦?你的臉怎麼那麼紅,中暑了?」

「對啦對啦、走開你好熱喔Marco別黏那麼緊。」放下手上的東西將對方的手拍開。

「真的中暑,那要快冰敷」說完把另一手的桶子也放下,想也沒想就把衣服脫下浸在水裡,「快冰敷。」

 

連忙將衣服蓋在頭上,Marco沒管對方的反坑,把John扶到樹蔭下,「別像個老媽子一樣!我不是小孩子啦。」

「…John?」用食指掀開額上衣服的一角讓眼睛露出來,Marco試探性的詢問。

 「幹嘛?」  「你該不會是害羞吧?」Marco將身子更挪近了些,空隙只剩下一掌的距離,頭頂上的木棉花絮被風掃下,落在兩人的身上。 

「害羞個頭,你才害羞,你全家都害羞。」

 

×

 

卡在木質地板的縫,白色的絮在深色中更顯突兀。

這份溫柔不該存在於嚴苛現實的軍隊中,John彎下腰將它撿起。對於Marco,這個自己第一個願意將情感坦承交予的同期,John總愛將這些軟綿綿輕飄飄的植物和那個臉頰長了褐色小雀斑、憨厚老實的老朋友聯想在一起。

 

『喂、你這傢伙對人就是太好了啦…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啦!』

『可是…John看起來很開心呀。』

 

曾經有好幾次John試圖跟Marco溝通”現實”,卻在開口前覺得保持現狀才是最好,他喜歡這樣的Marco,和他在一起相處覺得舒服,Marco照顧人的個性讓他在訓練兵團中有個人可以暢所欲言;Marco的樂觀可以把他的悲觀輕易稀釋;Marco的溫柔讓自己可以在成為巨人的點心前稍微休憩…Marco的一切就像蒲公英的輕柔白絮,可以帶著名為希望的種子亦步亦趨。

 

要不要說?

輾轉之後的決定在開口前便繞了彎轉成別的話題,卻又在隔幾個天後,舊有的念頭會再次萌生。John覺得自己到現在還記得當年的思考回路,更記得這份掙扎最終並沒有持續太久。

 

走到窗外,清爽的味道透有剛下過雨的特殊氣息,一點點腥味卻難讓人生厭。往那株開著花尚未結果的木棉樹看去,地上的土濕成了泥,若是在夏季,木棉絮就會跟爛泥攪在一起,然後種子會被泡濕失去繁衍的權利。

 

所以你成了天使吧…John時常這樣告訴自己,儘管真正想說的是你怎麼死得那麼慘。

那一天的採水過後沒多久,Marco告訴過他蒲公英似乎代表著勇敢無畏,也是在那一天John在對話說罄後、只剩下濃厚呼吸聲和蟬鳴鼓譟的沉默中,將額上沾有對方汗水和自己體溫的濡濕衣服拋開,讓自己半跨在Marco身上。

 

然,更久之後,John披上了有著成雙羽翼的調查團服、學會了分辨木棉和蒲公英、決定和這份勇敢無畏亦步亦趨。或許兩者從不那麼難以分辨,只是在再也沒有人提醒之後,自己也該從夢裡悠悠轉醒。

 

「還在發呆?」Armin的手裡捧了一片看起來極為奢侈的甜點,臉上泛著笑意,「我把禮物拿上來了,生日快樂。」

「Armin…」

「要唱歌嗎?」越過John複雜的眼神,Armin將東西放置在桌邊,「這叫做蛋糕,現在已經不用透過王都只要在市面上就買的到了。阿、上面擺了檸檬片我記得你應該不怎麼討厭、還有…」

「Armin你先聽我說,」John加強些語氣,伸手。

「我猜現在你在想誰?」拍開對方伸過來的手,Armin將蛋糕插上蠟燭,一邊解說這個動作是依循團長辦公室某一本書裡所發現的古老習俗。

 

屋子裡的肥皂苦味因為Armin的出現又加重了幾分,兩片檸檬靜置在蛋糕上,或許是草綠色和記憶中的味覺觸發了心理性的暗示,酸澀飽滿的氣味或幻想或真實存在地從圓的中心處四溢,John將一大口口水吞嚥進了喉嚨。

 

「所以是Eren還是Marco?」

 

「我猜現在是Eren,」Armin用刀子撥弄著蛋糕上的檸檬片,透明混了點很淺的青黃色汁液從果囊中爆開。

「我辯不過你。」John走過來幫忙將蠟燭點上。

「你就辯得過Eren,」Armin哼著生日快樂歌,將兩人的距離挪開了些,「然後Marco會讓你。」

 

昏暗的燭光因著風吹而搖曳亂晃,投在牆上的本影和殘影交疊出不成圖的形狀,John透過Armin的瞳中看到了火光,像是湛藍色的海面湧升而出的旭日。

 

幾滴蠟油滴到檸檬片上然後凝固,Marco離去之後的好幾年自己沒再過過任何生日,直到那一次前團長Erwin和前士兵長Levi的密謀行動。那些日子裡,John表面上雖然沒太大起伏,卻在每一次的逐漸累積中,漸漸難以承受。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馬臉生日快樂呃…夠了吧!

 

沒唱完的生日歌和著東一句蠢貨西一句馬臉的戲謔,John沒怎麼喜歡紅茶,卻喜歡浸上檸檬片的清爽的甘醇,雖然泡久了的檸檬皮會滲出苦臭的液體讓整杯紅茶帶了點苦味,但John並不想浪費,也就沒將它們取出。

 

Eren在那次莫名其妙的舉動後總一如往常,卻在下一個年頭頂著一張大便臉繼續周而復始,而自己心頭上的沉也莫名其妙地逐漸化開。

 

「許願嗎?」Armin湊到了對方面前,用手指撥開擋到John的額髮。

「恩。」吹滅了燭火,兩人雙眼中的光點在熄去後趨於平緩,Armin呼了一口氣,眨了眨雙眼。水色的瞳仁裡已看不出剛才的激動,如潮水在消退拍打於岸上所濺起的水花,終將歸回靜謐。

 

「雖然我覺得你這樣很不好,」Armin把John拉到自己面前,語氣緩而舒長,「但是還是希望你過得好。」

「你沾染上了Marco的溫柔,」沒讓想開口的John說話,Armin繼續,「也在不知不覺間將Eren的理想主義過渡到自己身上。」

 

將手心交疊在對方的手背上,微冷的溫度讓John抬頭看向Armin。他知道Armin的末梢神經不是很好,儘管在這種天氣裡依舊冰冰冷冷。看著對方緊繃的肩膀終於放鬆,John瞬間意識到自己對於Armin的存在感巨大難以喘息只是個錯覺,又忽地想起了他是在接下團長這個位置後的第二年將頭髮紮起。

 

原本想回握住的手在下一秒離開了手背,Armin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只信箋。

質地細膩的紙張被擺到了眼前,雖然只是薄薄幾張,但John估計這種稀有材質必定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有辦法弄到,這幾年的生日身邊一直是Armin陪在身旁,而他在每一年的生日都費了很多心思。

 

「你喜歡的是木棉還是蒲公英?」

「…阿?木棉吧。」John對突然拋出的問題感到疑惑。

「是嗎?」Armin的肩膀終於完全放鬆,站起身走到John的視線前方,彎下身在他額頭上附上一個很淺的吻,「我也挺喜歡的,尤其是它所代表的涵義。」

 

「我先出去一趟,今天天氣好記得別悶在家裡。」

John接過禮物的同時感受到Armin指腹所傳來的冰冷,看了手中的東西後再抬頭時Armin已經離去。

 

淺黃色的信封在左下角有一處小突起,隆凸的小顆粒在紙上形成中心放射的皺痕,像一座圓形頂頭的小山。John用手指往皺褶處壓上試圖抹平細痕,卻感受到信中物的柔軟。

 

『John、我說木棉有…』兩個溫熱的手掌緊握住彼此,John躺在Marco赤裸的胸膛上,此時此刻他只聽到對方心臟跳動的聲音。

 

×

 

「那個、」短髮的Armin捧著一杯紅茶偷偷摸摸地走到Eren身後,「今天是John的生日,你去幫他過吧!」

「為什麼是我,我才不要。」

「Eren就去吧!我跟他比較不熟你過去和他拌拌嘴也好,」Armin頓了一下,「他最近心情好像挺不好。」

「好麻煩、」

「阿那個檸檬片要記得,他好像不喜歡太澀的東西。」

「好啦好啦、」Eren不情願地接過紅茶和檸檬片,「你不一起來?」

「阿、韓吉前輩剛剛找我我就不去了,你去吧!」Armin道了聲謝走出門外,長吁了一口氣。

 

×

沒想到寫在信上的墨水居然尚未乾涸,John一個不小心抹花了信上的字。

 

My Dear John.

 

封面上寫著自己的名字,John不能肯定裡面的東西是什麼,就如同幾秒之前的自己一直以來只記得帶著蒲公英的勇敢無畏向前,卻沒有想到其實鍾愛的是木棉。

 

 

 

 

【FIN】


评论
热度(11)
  1. 湛藍蒔這個姿勢好⑥⑨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歡醬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