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蒔

大家好這裡是湛湛!
主要放放照片/二創/創作/生活雜記
COS照主要放weebly! 這裡就隨意發個幾張這樣><

plurk : hoshinokaoli
FB : 湛藍蒔

近期→ 團兵團
降赤
看的作品很雜/無雷
歡迎交流~~

請大家多多指教YO

© 湛藍蒔 | Powered by LOFTER

【降赤】【-文學少年降旗君-】

不太會打文但想說把WEEBLY上的渣渣放過來一下........



大概OOC慎




炎炎夏日,室外炙熱的天氣也影響不到位於降旗光樹家附近的圖書館,

 
對降旗光樹來說這裡可真是最完美的避暑勝地 
 
 
 
空調正以適當的溫度運轉著,文學少年降旗望著窗外午後三點的陽光明媚,想像著Margaret Mitchell 筆下的郝思嘉。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降旗光樹還在故事的結局中品嘗著餘韻, 
 
 
勇於為自己爭取未來而無所畏懼, 堅強、不羈、美麗。『多麼堅強的女孩啊!』降旗心想  
 
 
 
正當思緒又飄遠時--- 
 
「Gone with the wind嗎….我也很喜歡。」 
 
不知名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降旗光樹有些不悅的試著找出打擾他幻想的源頭, 但一抬頭卻看到整片艷麗的紅,以致他頓時之間失去所有語言能力。 
 
 
 
 
花了幾秒時間降旗光樹才足以重組他腦內的大量訊息 
 
如火焰般燃燒的髮絲、白皙過頭的皮膚、一金一紅的眼眸、纖細但沉穩的聲線…… 
 
 
 
「赤司…..征十郎!!!???」 
 
「這麼驚訝嗎…還真是失禮啊誠凜的降旗光樹君。」 
 
「啊那個!!!抱歉我….」 
 
「我可以坐這裡嗎。」 
 
 
連問句都不足以形成的肯定句,赤司征十郎在還沒得到答覆之前就自動自發的拉開了椅子 
 
 
「可以!!!請!!!!!!」 
 
 
不自覺的繃緊了身子, 從對面傳來的強大力場讓他覺得連夏目漱石的輕柔文字都走了味 
 
 
 
 
 
對面赤髮的人安靜的讀著George Orwell 的1984, 陽光從窗外綠葉間或灑下 
 
 
柔和的光自桌子反射到赤司征十郎臉上, 有一些則直接落在柔軟的髮絲上 
 
 
 
 
 
降旗光樹偷偷瞧著, 因為光線的關係赤司征十郎看起來比降旗光樹印象中的他要柔和了許多 
 
可能是看到了有趣的地方, 平薄的雙唇露出了淺淺的笑, 幅度不明顯, 但已足以讓降旗光樹的心跳小小漏拍 
 
 
 
 
一向敏感的赤司感受到了視線而抬起頭, 
 
 
接近傍晚,改變角度的陽光直接照到赤司征十郎的臉上 ,眼裡耀眼的紅金愰的降旗光樹有些暈眩 
 
 
 
向對面投去疑惑的眼神, 赤司征十郎開口 
 
 
「有什麼事嗎。」 
 
「啊那個……」 
 
 
 
想為自己的失態找台階下, 降旗光樹小小股了起勇氣 
 
 
「沒記錯的話…赤司君的學校是在京都吧」 
 
「怎麼會跑來這裡看書呢?.....我是說…這裡也不是什麼很大的圖書館也不在市區…………啊……不想回答的話…也……沒關係…………..…….」 
 
 
 
發現自己好像太多嘴的降旗光樹越說越小聲到最後身體都像遇到危險的犰狳蜷縮成一團 
 
 
 
「這裡雖然不大, 但很安靜。」 
 
「啊…是呢!」 
 
「而且我中學念的可是帝光喔。」 
 
「欸對欸!差點忘了嘿嘿……」 
 
 
降旗光樹不爭氣的抓著頭乾笑著 
 
 
 
 
 
 
 
 
赤司征十郎看著對面看起來很緊張的人, 一頭蓬鬆的棕髮被抓的亂糟糟的。 
 
 
赤司心想這個人真有趣啊明明很怕自己,但剛剛射過來的炙熱視線連他都覺得有些害臊 
 
 
 
 
「父親的公司離這裡很近, 暑假回來處理一些瑣事, 有空的時候就會來這裡閱讀。」 
 
平常是不會跟陌生人說這麼多關於自己的事的, 可坐在對面的少年散發出的乾淨氣息讓他不由自主的放下防備 
 
 
 
 
 
雖然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見面。 
 
上次冬季杯時召集了奇蹟的世代, 這個人居然跟在黑子哲也的身旁一起過來了 
 
 
 
從見到自己的那一刻起就害怕得顫抖, 但視線卻沒有漂移過 
 
 
在火神出現之前多看了這傢伙幾眼, 心中默默記起這個叫降旗光樹的男孩 
 
 
剛剛在走進閱覽室時其實有點驚訝,想不到他們會以這樣的形式再見面 
 
所以雖然還有很多空位但還是選擇了在他對面坐下, 一方面是為了觀察這傢伙的反應, 另一方面就是受很多難解的未知情愫所使 
 
 
 
 
 
 
「原來是這樣啊……幫忙父親的公司….感覺真厲害呢!」 
 
「沒有的事, 不過是幫忙處理一些不重要的業務罷了。」 
 
 
 
「因為家裡就在隔壁巷子……所以我也常常來這裡看書呢」 
 
順著降旗光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間小小但優雅的房子 
 
 
 
「藍色屋頂的那家嗎?」 
 
「喔對啊!赤司君真厲害呢!」 
 
 
 
 
 
接著各自又被書本吸引 , 兩人繼續沉溺在手中的優美文字之中 
 
 
 
 
 
赤司征十郎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點開檢視, 是父親秘書傳來的簡訊,提醒他今天晚上在W酒店的社交聚餐。 
 
看了一下表, 也該是回家沐浴更衣的時間了, 將書闔上 
 
 
 
「等會兒家裡還有事, 那我就先離開了。」禮貌性的打了招呼, 赤司征十郎把隨身物品收回袋子準備起身離開 
 
「啊...好的……」 
 
降旗光樹的表情欲言又止, 又好像是帶著遺憾 
 
 
 
 
在赤司站起將椅子靠回時 
 
 
 
「啊那個赤司君!!」像下定決心般的說出口, 降旗光樹看起來有點慌張 
 
 
 
「那個……赤司君居然記得我的名字…老實說我很開心…」 
 
 
 
「喔.....?」 
「…你在懷疑我的記憶力嗎?」 
 
 
「不…!不是的!!因為我也不是什麼厲害的人…也沒在比賽中出過幾次場……對於赤司君記得我的名字這件事有點驚訝啦….」 
 
「降旗光樹,誠凜高中籃球部12號、一年級、PG」 
 
「咦!!??」 
 
 
無視降旗驚訝到扭曲的臉赤司繼續丟出連降旗光樹都吃驚的個人資訊 
 
 
「上次跟在哲也身邊的人就是你吧, 而且在對上涼太他們學校時你也在上半局第一節上場了」 
 
「居然記得那麼清楚!!!???」 
 
「那是當然的」 
 
 
 
 
 
赤司征十郎饒富趣味的挑了挑眉 
 
 
 
 
 
 
「敢質疑我的人就算是光樹也得死。」 
 
 
「啊沒有沒有我沒有質疑你啊赤司大人!!!!」 
 
「哼…。」 
 
赤司帶著一般人眼裡看起來是親切但在此時的降旗眼裡有如死亡宣言般的微笑推開了閱覽室的大門 
 
 
 
 
 
 
 
 
 
門輕輕彈回之後降旗光樹有如重獲新生般的用力呼吸 
 
 
 
『什麼嘛….果然是個可怕的人….』 
 
『什麼叫「敢質疑我的人就算是光樹也得死」啊真是的…..』 
 
 
 
降旗光樹有些忿忿不平的想著 
 
 
 
 
『嗯….?他剛剛….???咦!!!!!!?????』 
 
 
 
 
發現哪裡不對勁的降旗光樹再一次用驚恐無比的眼神望向已經闔上的閱覽室大門 
 
 
 
 
 
 
 
 
 
 
 
 
 
 
 
 
 
 
 
 
 
 
 
 
[in addition] 
 
「征十郎少爺這邊請。」 
 
「謝謝」 
 
 
 
 
自家司機畢恭畢敬的打開了車門 
 
勞斯萊斯的坐椅舒服到赤司不自覺得將整個身體陷了下去 
 
 
 
 
 
在前往赤司宅邸的路上赤司大人因為不斷想到剛剛降旗光樹的驚恐表情而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征十郎少爺好像心情不錯呢」 
 
「呵,是嗎」 
心情輕快得不像要去參加討厭的社交聚餐, 連赤司征十郎自己都覺得意外。 
 
 
 
 
 
 
「那下次見囉….光樹君」 
 
愉悅的嘴角對著閃逝的街景輕聲說著。 
 
 
 
 
 
 
 
 
 
 
 
 
 
 
 
 
 
 
 
 
 
 
 
 
 
 
 
 
 
 
 
 
 
 
 
 
 
 
 
 

【FREE TALK】

謝謝不累幫我校稿<3

因為很在意降旗是圖書委員這件事, 感覺赤司也是個愛透過閱讀來增長自己知識的人……感覺書本會成為他們的共同話題呢(笑

然後我要自爆一下這個梗是在圖書館想到的wwwwwww結果我那天都沒在唸書光想這個wwwwwwww(幹用功啦

關於篇名….我本來想了一些像愛在圖書館啦圖書館之戀啦來自書本的邂逅啦這種超級八點檔的名字←

最後還是選了「文學少年降旗君」><

因為我好想看赤司巨巨說:「今天的風兒….有點喧囂」ㄚ~~(吃藥好ㄇ

然後就像藤卷說的wwww赤司巨巨的所作所為都是一失敗就會很丟臉的那種wwwwwww

所以我眼裡的赤司是就算圖書館都沒人還是會說:「我可以坐在這裡嗎」然後指著降旗的大腿這樣。(醒醒
明明沒認識多久就叫人家光樹的巨巨金wwww變wwwww態wwwww(怪誰

煩欸我明明喜歡赤司但為何always在嗆他ㄋ我很喜歡巨巨啊真的(強調屁

圖書館真是調情好所在啊, 降旗住得很近……嗯…有貓膩。

GOGO 120分鐘旗(ˊ//O//ˋ)(fuck

是說我是一個很喜歡去圖書館的人因為在家裡就念不下書ww (btw我們學校的圖書館超級漂亮的^^

↑用筆電拍的畫素很渣><


總覺得圖書館就讓人很容易靜下來好好思考, 雖然不一定是想用功的事啦(靠)也很容易激發靈感XD
 
對了忘了靠杯← 
 
我本來以為我只打了大概500字左右但回過神來 

……幹。(手寫草稿大概150個字

他們怎麼話那麼多@#$%^&*()_(誰寫的



评论
热度(9)